血荐轩辕,始成巍巍名校 励精图治,终于春华秋实

2012年4月20日

 敬爱的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我们的母校,今天,八十五岁了!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八十五岁,对于人来说,那是耄耋之年。可是我们的母校,正值芳华,青春勃发!

我们在八十五年后,阳光明媚,国富民强的今天,回望那八十五年前,阴霾密布,孱弱不堪的昨天,所有的思想与言辞,就只能汇成两个字:不朽。

历史的烟云,拂过苍茫的大地,奋力地卷起些尘埃和沙砾,悻悻的逝去。岿然不动的,是巍巍的青山;依然故我的,是奔涌的江河。还有些血肉之躯,平凡之体,因为不平凡的作为,为着那星月的光辉和人类的希望,辗转反侧,辛苦恣睢,粉身碎骨,最终成为了不朽。

看看我们的母校吧。红砖白墙,绿树红花,书香四溢,满目菁华!然而八十五年前,流光溢彩的附中,不过是东陆大学一隅的破烂小院。但这小院,却是母校所有光荣的源泉。校园的宽敞或者狭小,校舍的雄伟或者破败,于“云大附中”这个不朽的名称,无增无减,无损无益。八十又五年,弹指一挥间。沧桑虽未改,世事已翻颠。小日本不知天高地厚地来了,屁滚尿流的走了;中国人从火坑里爬出来了,站起来了,而且站得很高,看得很远!曾经的东亚病夫,人见人欺,如今已巍然立于世界的东方……附中的外在形态,自然也几经更迭。可是,有一样东西,深入附中人的骨髓,代代传承,矢志不渝,永不改变!

那就是奔涌澎湃在每个附中人胸腔的满腔热血!这热血,滚烫,翻涌,非喷洒出来而不停歇!

看吧!八十五年来,这热血洒遍了这片红土地的山山水水,滋润着盛开在这片土地的如锦繁花,渲染出中华儿女的飒爽英姿,孕育着涤荡一切污浊的正义和力量!

看吧!八十五年来,这热血犹如地下的岩浆,从一个又一个鲜活的躯体中汩汩而出,或悲愤,或欢快,或凝重,或轻盈,散发着热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氤氲出七彩的霞光。仿佛一个个高贵的灵魂,正从这热血的雾气之中蒸腾而起,扶摇上天。

这血,是民族之血!

这血,是自由之血!

这血,是附中之血!

我不禁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铿锵之音: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是啊,如果单以文学技法,鲁迅先生未必强于周作人梁实秋之流,可正因为鲁迅先生的胸中热血,使他充塞天地,高不可仰。

我们的母校,也正因为奔涌着这一腔热血,方能历八十五载而不衰,终成巍巍名校!

大学之大,不在大楼,而在大师;名校之名,不在浮华,而在魂灵!

亲爱的同学们,祖国的富强,使我们不必再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捍卫祖国的尊严;民族的强大,使我们气宇轩昂,踌躇满志。可是,我们怎能忘记,我们光辉而荣耀的身份?如果你忘记了,请在这阳光下,把你胸前披洒着金辉的四个字,朗声诵出:云大附中!于是,你就会明白,我们,是新一代的附中人。那永远炽热的附中之血,不能在我们胸中冷却,那代代传承的附中之魂,不能在我们手上断根!新的时代,不要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但头颅可不断,热血万古流!我们幸逢盛世,但盛世需奋争,浩气存千秋!

同学们,今天的母校,赫赫声名,万人景仰。巍峨雄壮的校门的门额之上,楚图南先生手书“云大附中”四个颜体大字,遒劲雄浑,熠熠生辉。这四个大字,哪里是悬于校门之上?直是铭刻于云南父老乡亲的心中。凡议母校,敢不交口称赞?但呼斯名,何吝溢美之词?这是一代代附中人励精图治,辛勤耕耘的结果。只有励精图治,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有辛勤耕耘,才能仙露明珠,春华秋实。多少稚嫩的少年,在这片天空下,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养十年气,交四方友,成长为祖国的栋梁,民族的精英。

前人已矣。我们作为后来者,怎能不感到肩上的千斤重担?这巍巍名校明天的辉煌,就已托付在我们的手上。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或者捍卫了母校的荣誉,或者对她造成损伤。倘是后者,情何以堪?

亲爱的同学们,让我们祝福母校,生日快乐!在送出祝福的同时,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把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你感受到了么?是的,那是心跳。每一次跳动,都在提醒我们,鲜活的青春,正充盈着我们的生命。可是,你更应该感到,随着每一次跳动,而迅速奔涌的,是华夏的血,是附中的血!这就是我们的母校给予我们的最大财富!她将带领我们,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让我们在神圣的五星红旗下,向母校庄严宣誓:

今天,我为云大附中而骄傲!

明天,云大附中必将为我而自豪!

云大附一小 云大附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