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是一株三色花(3)

作者: 毕淑敏

如果你期冀生命的绚丽,就要有不竭的清泉滋养。

你完成了这张图示,能安然面对心理探索,不觉得谈论自己的心理问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向心理健康迈出了十分重要的一步。一个人,在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就会更多地关注自己内心的渴求,这是进步和文明的表现,是现代社会不可阻挡的趋势。说起来,人的生理需要比较容易满足—胃的容积很有限,肚子吃饱之后,什么山珍海味再也不能引起兴趣,硬是填进去,肠胃会病,上吐下泻。穿衣最古老最原始的功能是御寒和蔽体,如果一味地追求时尚,疯狂购置,那就不再是享受而成了受罪。只有模特才每天穿脱不停,把穿衣戴帽当成了工作。只有人的心理追索是永无止境的,这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如何呵护自己的心灵,是人类永恒的课题。

也许有人会说,我承认人的心理是非常重要的,我也很希望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可是,心理学的书不大好懂,术语复杂,我从何处着手呢?

心灵的学问,要说深邃,再有百年千年也无法穷尽它的奥秘。要说平易,它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

但愿这本书能在这件大事上帮你一个小忙。它是由七个有关心灵的游戏组成的。有人看到这儿会说,你刚才还讲心理学是一门严肃科学呢,怎么一眨眼改游戏了?

爱玩游戏是人类的天性。在游戏中,我们心灵放松,情感流动,灵魂的思考会从蛰伏的冬眠中缓缓苏醒,兴奋地发出响亮的声音。我们和自己的内心有了直接而坦率的接触,你因此会发现一个真实到有些陌生的自我,存在于你已经很熟悉的躯壳之中。

不要小看了游戏。游戏能帮助你深入到自己的心灵之海,去探索我们意识中幽深的岛屿。这一趟航行,你是船长,也是水手,你扬帆,你也沉锚。这些游戏没有统一的答案,没有固定的正确或错误的结论。回答问题所用的时间,越快越好,不必反复斟酌。思维流星所划过的轨迹,宝贵而难以复现。没有人来为你判卷,也没有人来排出你的名次,更没有人查看你的成绩。

一个球迷,如果有人在他还没收听到电台或看到电视台重播的时候,预先把那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告诉他,他恨不能掐掉那人的舌头。请先别着急把本书草草翻过,如果你忍不住这样做了,就是你的损失了,你无意中剥夺了自己的机会。如果你做完之后,觉得还有一点有趣,请转告朋友你的感想,却不要告知答案。

我读过一位作家所写的一段话,大意是,当我是一个完整的人的时候,人家说,这是我。当我失去了双腿以后,人家会指着我的上半身说,这是我。当我继续失去了我的上肢,只剩下一个躯干的时候,人们还会指着我丧失了四肢的躯体说,这是我。那什么时候人们才会认为我不存在了呢?

作家并没有给出唯一的答案。倘我回答:只要头颅还在,思考还在,人们就会说“我”还存在。如果思维飘散了,那么,无论我们的肉身多么完整,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已在模糊之中。是否也可以说,不论生理多么健康,如果没有一颗健康的心灵,没有良好的社会活动,我们就不能算是健康的,也不能算真正存在过。我们也许是别人的影子,也许是没有思想的傀儡,也许是一堆衣服的架子和贮存食物的容器。从生命存在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多方面地了解自己,这不单是为了更好地把握人生,也是生而为人的基本作业之一。

埃及摩西神庙出土的石碑上刻着:“当你对自己诚实时,天下就没有人能欺骗你。”为了获取那无敌的力量和智慧,请你以诚实之心走进下面的游戏,来到生命的旷野上。

也许你会说,我看不到花,只看到草。

印度谚语说:“认识自己,你就能认识整个世界。”中国的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一个人就像一粒种子,天生就有发芽的欲望。哪怕是在地下埋藏千年,哪怕是到太空遨游过百圈,哪怕被冰雪封盖,哪怕经过了鸟禽消化液的浸泡,哪怕被风剑霜刀连续宰杀,只要那宝贵的胚芽还在,一到时机成熟,它就会探出头来,绽开勃勃的生机。

每一株花最初都是草。每一棵草最后都会开出花。

  让我们出发,去寻找你的健康三色花,去催放你的红花蕾。

云大附一小 云大附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