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阳老师散文:《信仰的救赎》

动物界存在的一些现象时常让我们惊叹造物的神奇,在繁衍后代的过程中公螳螂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奉作母螳螂口中的食物,帝企鹅在极为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甘冒九死一生的危险也要竭尽全力去完成小企鹅的孕育……动物的生命在险恶的自然环境和现代人类文明面前是那样脆弱,但是它们生生不息,历经生存的残酷淘汰而顽强存活于世。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因为它们使用特殊的存活手段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它们的信仰——对繁衍后代至高无上的信仰,即使付出无限艰辛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也要捍卫的信仰。在很大程度上,它们物种得以延续至今是因为它们心中所敬奉的那份信仰。

信仰在我们人类发展的过程中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当我们走进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我们会发现,人类的演化发展,以致今天能成为万物的主宰,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我们人类比动物有着更为广博的信仰。我们信仰神明、信仰荣誉、信仰财富、信仰忠诚、信仰仁孝、信仰科学、信仰民主……人类为追逐和捍卫自己的信仰不畏艰辛,披坚执锐,血溅长空,用鲜活的生命绘制出一幅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推动着人类历史和社会的发展,展示着人类征服自然、征服世界、征服宇宙的豪情壮志。弱小的人类因信仰而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勇气和力量,我们当之无愧主宰着这个世界。

一个民族,以至个人,因其坚定的信仰而变得不可战胜。手执王者之剑的伟大征服者们因其伟烈丰功而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披荆斩棘,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但对于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民族和个人来说,他们可以杀戮,却不可以征服,可杀其头,而不可夺其志。秦可以用它强大的战争机器灭亡楚国,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信仰对于身处任何时代的任何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追逐。改天换地的大人物信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庸碌无为的小人物信仰“丰衣足食”、“岁岁平安”;治世信仰“国泰民安”、“家给人足”,乱世信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君子信仰以义,而小人信仰以利。每个人都以自己特定的信仰诠释着生命的意义和划出生活的轨迹。

信仰是我们每向前迈出一步的动力所在,同时又是在内心深处不断给以我们抚慰的心灵鸡汤。曾几何时,当人们在苦难的深渊垂死挣扎,当生活已如漫漫黑夜看不到光明时,是万能的神支撑着他们生存下去的勇气。他们坚信万能的神能将他们从深渊中拯救出来,能给他们带来光明。当人们在被自己所犯下的罪恶煎熬着内心时,他们会向神忏悔,他们按照神的旨意来救赎自己的灵魂。他们信仰的神或许是图腾、或许是上帝、或许是真主、或许是佛陀……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心中这份对神的信仰让他们获得了生命的救赎。

纵观中华民族的发展历程,我们自豪于我们是地球上唯一有着漫长而不间断历史的民族。不论我们是国富民强,还是饱受欺凌,我们始终坚定地信仰着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是个伟大而充满生命力的民族,我们虽然跌倒过,但更多时候,我们引领着周边地区发展的潮流,我们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的贡献是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法替代的。我们曾经创造的辉煌历史无疑得益于中华民族的勤劳和智慧,但或许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同样得益于我们有着持久而坚定的核心信仰体系——儒家文化。自汉武大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我们的这一核心信仰体系不断发展强化,延续了两千年,中华民族在这一核心信仰体系下生气勃勃,魅力四射,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儒家文化在这两千年中渗透到了我们社会和生活的每一个细胞,以至于我们虽然没有完备的法律体系,但秩序井然,虽然没有虔诚的宗教信仰,但个人的灵魂仍能获得救赎。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发展打破了儒家文化一统天下的局面,西方在近代历史发展过程中构筑的信仰体系不断冲击着中华民族延续了两千年的信仰。我们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我们是要坚持我们的信仰,还是重新选择新的信仰呢?历史的发展选择了后者,1915年,一批文化健将们开始了对传统文化猛烈而彻底的批判,向我们传统的核心信仰体系打出了致命的组合拳。他们本意是要重新构筑类似于欧洲启蒙运动发展起来的信仰体系,但历史证明他们的初衷并未实现,在之后的演进中,我们历史地选择了一套新的信仰体系。这套信仰体系给了我们新的力量,创造了奇迹。但遗憾的是时值今日,这套信仰体系虽然日益中国化,虽然震耳欲聋,但绝非振聋发聩。

于是我们迷茫地处在一个信仰真空的时代,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信仰,而是说我们没有一个核心的信仰体系。当教育系统在向未成年人灌输着纯真的信仰体系时,社会付出了很多努力,但这种努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徒劳,甚至是一种误导。教育或许成功地调出了白色,但是生活常识告诉我们,在随时可能沾上污渍的环境中白色也是最容易变脏的,物极必反。这也就决定了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大致都要经历这样的人生轨迹——在象牙塔中被灌输了一套信仰体系,但当走出象牙塔时,这套体系与社会混乱的信仰发生激烈冲突,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出现以下几种结果:其一,坚持信仰,在冲突中遍体鳞伤,所坚持的信仰成为其墓志铭,赢得一片并不虔诚的仰望的目光;其二,忽视信仰,在冲突中趋利避害,在社会大潮中成为大家瞩目的弄潮儿;其三,混淆信仰,在冲突中原有信仰被击得支离破碎,不知所措,或迷茫,或痛苦;其四,改变信仰,在冲突中彻底抛弃原来的信仰,重新选择信仰,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走向另一个极端;其五,改造信仰,在冲突中能够比较理性地看待纷繁复杂的现实社会,用智慧来建构新的信仰体系,他有自己的信仰,而又能适应社会,他的人生或许并不顺利,但他的生命充满阳光。

从社会的长远发展看,只有第一种和最后一种结果是有意义的。当第一种结果大量出现时,也就意味着一场社会的变革即将出现,这种变革将对社会做一次休克治疗,其结果变数颇多。当第二种结果大量出现时,社会将进行一场相对温和的进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或许能重新获得一种核心的信仰体系。这两个过程就是我所谓的信仰的救赎。

我们需要信仰的救赎。在中华民族近代经历了无数次痛苦的挣扎后,我们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再次创造辉煌的契机。《大国崛起》备受热捧折射的是国人心中涌动的大国情结,大国崛起之路漫长而曲折,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之一就是信仰的救赎。这是从大处说。从小处说,个人的生活质量不仅取决于其物质生活,更多的则取决于其精神生活,追求高质量的精神生活,对于我们来说,又何尝不需要信仰的救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