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相长——在不断学习中前行

(2015-2016学年上学期教学经验交流)

云大附一小   王 玮

尊敬的校领导、亲爱的同事们:

我的良师益友们,大家新学期好!说来惭愧,自从知道要做这次交流至今,我中间顿感惶惶了好几次,一是因为才到校工作一年的我,在业务工作中,有解老师王老师郎老师的倾囊相授,在教学实践中,又有韦老师等语文教研组的倾力指导,在班级管理中,还有张老师刘老师熊老师的鼎力协助,再回到经验交流本身,记得前两次我在台下聆听各位老师的高见,每每都是醍醐灌顶,如此珠玉在前,怎能不压力备至。然而在准备过程中,我渐渐发现,这种筛选信息的过程恰恰也是一次极好的自省机会,就像不是每一部电影都有一个完美ending一样,电影本身也可以留下疑问供观众去探讨,我想,如果我五年的从教生涯中的这些小小感悟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思考的空间,何尝不是一种收获呢?丢下思想包袱,我的这篇《教学相长——在不断学习中前行》应运而生,不求抛砖引玉,但求与大家共勉。

说到“教学相长”,首先要做一名善于反思总结的教师,不以爱之名进行所谓终将被原谅的伤害。据说每位老师的教学风格以及他的教育方式都会受到自己童年时期的恩师的影响,记得刚刚成为一名人民教师的时,正如所有的年轻教师一样,满满的自豪与幸福感充斥着心房,对学生的热忱与爱意写满了眉羽,然而,好景不长,低龄段学生的淘气与顽皮转瞬间粉碎了梦境,如何快速高效地管理学生,换言之,教会学生听话成为了当年横亘在我面前的难题,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班主任的雷厉风行,再向自己当时欣羡的所谓“严师”取了经,于是,我开始了第一轮效仿,而当学生们在发现了自己的老师也会瞪眼睛、大嗓门、拍桌子之后,短时间内他们的日常行为确实规范了很多,学生变“乖”了,而我也收获了短暂的平和,可是转折点就这样到来,刚到附小时肩挑两个班的语文教学让我迎来了一次挑战,偶尔对学生的耐心不足也让我有了愧疚,此时,我的上一届学生频发短信联系我,希望可以再见到我,于是,某天放学后我回到之前的学校看望我教过的孩子们,很多孩子才在楼道里见到我便泪流满面,紧紧地抱着我不肯撒手,我也激动地泣不成声。可是我的孩子们并不知道,我的眼泪除了多年的情感积淀及对他们的想念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那是一种遗憾的后悔,从我踏出师大的一刻起,我的专业教育告诉我“师爱”是教师之本,可是或许出于年轻或许出于受中国传统教育的影响,我也曾把“严师出高徒”奉为座上宾而没有从一而终地将每个孩子都温柔对待,虽然他们现在长大了,从他们的表情中我看到了理解,看到他们体会了教师的良苦用心,可我并不认为自己曾经以爱的名义,扛着都是“为了你好”的旗帜,说的那些出言不逊就可以被完全原谅,至少我自己回想过去,很多事情的处理还可以另辟蹊径,也许更臻于完美。

其次,“教学相长”还要做到分析教学对象,了解大多数家长在教育孩子过程中的主要矛盾,从而调整自己的教学方式。记得孙校长说过教育行业将成为继医疗系统之后的高危行业,当中国传统文化还在回忆私塾里先生的戒尺时,现代教师法已将我们束之高阁,而被严格规范的教师们普遍采取的方法是发动家长参与管理,我就曾在家长会上反复强调家长与学校工作配合的一致性,当然那些积极贯彻教师方针的家长有的很快成为了家庭教育的中坚力量,孩子也很快就适应了学校,但是,总有一部分孩子进步较慢,此时家长也会疑惑并有挫败感,但是我始终在向家长朋友们传递一个理念,即我们是平等的,我并不代表权威,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和沟通,我这样做是为了配合我们的新一代家长,我称呼他们为新一代家长是因为现在很多家长已经和我们父母辈截然不同,他们对孩子的教育关注程度接近白热化,甚至个别家长因为自身受过高等教育,又通过学习书本或从专家口中听得了一些先进教育理念,在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对待这样的新一代家长,首先需要耐心,争取在沟通过程中能够去糟粕取精华,如果遇到个别偏执的家长,最好能在教育实践中验证真知。

“教学相长”就是要做到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教育理论水平,这样可以提高自己在工作中的自信。我对以下几点教育理论对实践的修正很有印象,一是尽量不要拿孩子做错的地方再在黑板上强调,因为对于错误的再示范有时反而会强化孩子的印象导致混淆。二是听写字词能在第二天及时跟进是最好的,因为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表示接受新知识后的第二天往往忘得最快,当然还有很多班级管理中的实践体验,前几次交流活动中已经有很多优秀的班主任进行过探讨,我自己也还是一名学习者,我就不在此赘述。

最后,我还是要借此机会向过去一年在工作中帮助我、支持我的领导和同事表示感谢,预祝大家在新学期都能工作顺利、生活幸福!谢谢大家。

 

王玮生活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