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心走VS跟着大脑走

试想下,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个陌生人,你有机会问他一个问题,以此来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可能会直接问:“你是个内向的人还是外向的人? 你觉得自己是个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人?”这也是同学们经常会和我交流的一个问题,其实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所以我查阅了近年来一些关于该问题的调查:比如2013年出版了一系列的研究,该类研究取材于数以百计北达卡他州立大学本科生对此问题的回答。研究人员Adam Fetterman和 Michael Robinson发现,问题的答案很大程度上与心理特征有关。研究表明,例如,一半左右的调查者认为自己是感性的人,而且基本上是女性,男性和女性感性者在做一些道德假设性的决定时,通常会依赖自己的情感。比如:一个残暴的狱警让你杀了你自己的儿子,否则的话,狱警将杀死你的儿子和另外一个囚徒。这种情况下,感性者会比理性者更可能拒绝杀死自己的儿子,特殊情况下,这种决定是很不理性的,因为在可以选择一个人死亡时,你却直接造成了两个人的死亡。这似乎是一个道德两难的问题,比如一个丈夫为了挽救自己妻子的生命而去偷药,这种情况下,似乎怎么选择都有道理,又都没有道理可言。

这系列中的其它研究还发现,自认为理性的人在一般知识测试中表现得更好,而且更少情绪化。当然,我们一直用感性和理性(“跟着心走”VS“跟着大脑走”)来暗示:追求情感的表达是跟着心走,讲道理是跟着大脑走。这些调查研究表明,不论认为自己感性或者理性的人都能告诉我们一些他的心理特征。如今,研究者们正朝着更加新颖,更加细微有趣的方向研究感性和理性的问题。

最近的一项《组织行为与人类过程报告》认为,人类自我意识定义的不同甚至会影响他们对有争议性的医疗问题的看法,例如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的最佳标准。假设,你计划死后捐献所有的器官,这样你的意识可以寄存在这些人身上。再假设因为器官捐献你获得了100万美元,你会如何分配?研究者发现绝大多数的人会把大部分的钱分给大脑接收者或者心脏接收者(大概,受调查者认为大脑或者心脏接收者拥有更多自己的精华),只有一小部分钱会分配给接收眼睛,胃,脊椎,或者其它部分的患者。这与2013年的调查是一致的,事实证明,男性更加理性:相较于心脏接收者,男性更倾向于把钱分配给大脑接收者,而女性却相反。

比如对于死亡的鉴定,在简单提问的情况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应该依据心跳是否停止,而不是大脑是否死亡。根据对美国大学生的调查,研究者进一步发现,感性的人更倾向于支持心脏疾病慈善基金会,而理性的人则倾向于支持大脑相关的慈善基金会(如阿尔茨海默病慈善基金会)。当然,关于理性和感性的心理研究还会争论不断,或许未来的研究也会赋予这个命题新的意义,但是,我们无需怀疑,正因为我们既有理性的一面又有感性的一面,我们的人生才那么生动和精彩!

供稿部门:德育处阳光动力心理咨询室

撰稿人:李洋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