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在

我似一名行僧,于诸国间穿梭,只为寻到那梦里回响的经文;我似一名游子,于千山万水留下踪迹,只为寻到心中期盼的归处;我似一片落叶,于风中凌乱,只为寻到愿意收留我的土地……我的一生,或许只是为了寻找……

自从儿时第一次穿仰望苍穹,心生对星空的困惑,我便走上了这条求知的“不归路”,哪怕手中捧着蕴含诸圣前贤终一生智慧的文章,我还是没能得到我所期待的答案,或许这路永远没有尽头。人的年脑子就像一座堤坝,在这世上存在的越久,里面留下的东西就会越多。正因为堤坝有它所能容纳的极限,我在恐惧它的崩塌。

有人曾说:“知道的越多越是恐惧。”当“诸神”不是神时,教徒开始恐惧自己没了庇护;当“经典”需要被否定时,“巨人们”的追随者恐惧在歧途行走许久的自己无力回到正轨;当“王者”发现自己并非世界的唯一主宰时,他的臣民恐惧遥远土地上那庞大王国对祖国的毁灭……每一次试图了解那未知的空间时,总会被阵阵恐惧惊醒,我想,阻碍寻路者推开新世界大门的总是自己心中的恐惧吧。敢爱敢恨已成往事,儿时的我是一名征战沙场的士兵,即使要于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也不曾退缩,如今却是一只处处小心的蚊子。战胜心中的恐惧,便是我踏上未知道路的第一步,而下一步该怎么走却还隐藏在未知中。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雨后,一个人于窗前静坐,同往常一样,泡上一壶清茶,感受着茶香和雨后的味道给嗅觉带来的愉悦,静静地望着远方。或许是天气有些寒冷的缘故吧,万物都有些萎靡,平日里生机勃勃的群山也将自己藏在云雾中,似乎是不愿让世人看到它那憔悴样吧。天空阴沉沉的,兀地透出的几缕阳光反倒是有些格格不入了,窗外的大树似乎也有些受不了寒风的吹打,不时地颤抖着,哎,连着平日俯视大地、格外强大的它们也沦为寒风的奴隶,我想,我似乎找到了些许方向。

当一个人拥有旺盛活力,就像终年挺拔的松树,永远看上去是那么的雄伟挺拔。即使是路边的小花,哪怕短暂的寒冬令它凋亡,可待到来年春暖花开,仍然要临风而立,绽放美丽,骄傲的做那装点大地的花儿。我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如此,那时在前进的道路上会更加勇猛吧。无论遭受了些什么苦难,磨灭不了的还是心中的那股斗志——哪怕只剩一口气便、依然会一直战斗下去。“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寂美。”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从芸芸众生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吧。

时间似乎越过越快了,转眼自己已没了刚步入高中时的稚嫩,高考的号角即将吹响,每一名同伴都在为了最后的一战摩拳擦掌,若非自甘堕落,又怎会于中途止步。就像毛毛虫一样,如果没有一番痛苦的挣扎,怎么能羽化成蝶呢?放下那些私情,给背包中多一些空间,为自己装些生存所必须的东西,何必半途夭折时,才意识到自己身处的悲剧呢?而那时的自己又能凭借什么去维持这段青春的幻想。

为自己也罢,为他人也罢,我们终究是要为了自己的理想奋斗,我很喜欢一句话“现在的一切付出未来都能有所回报。”努力去邂逅那个更好的未来,即使最后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至少我曾努力,这样就足以让我感到心安了。

 

                                                      供稿部门:高二年级

                                                        撰稿人:  黄崇洲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