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2010届毕业生贾雅兰同学来稿:《愿您星光璀璨,耀眼锃光》

愿您星光璀璨,耀眼锃光

高2010届毕业生 贾雅兰(考入武汉大学,现为河海大学研究生)

 

距第一次到星耀校区已过十年,入学场景还时时忆起 —— 和父母站在升旗台后的走道上徘徊、和初中好友欢呼雀跃能分在一个班……却未意识到,十年前离开家乡到云附念高中成为我和父母分开的起点。

初中时候成绩不太突出,母亲也顺其自然地让我长大,可能是我考试运气比较好,在几次关键的考试中发挥正常,终能顺利考入云大附中,有幸遇到那么多贴心负责的老师。刚入学时,语文和生物特别差,且这个情况一直延续到文理分科后。其实高一那会儿我上语文课和生物课也是极认真的,很爱听李彩虹老师讲各种趣闻轶事,更爱欣赏王欧老师的帅气挺拔,重要知识点也还是认真做笔记。不幸的是,考试成绩连那些上语文课背英语单词(但这些人的英语成绩似乎也不好)、上生物课看小说杂志的都比不过,甚是气恼,且因为成绩不突出,英俊的王老师根本没能记住我。我想当时不止我一个,很多同学都会觉得不公平,因为确实有同学随便学学就能考好。如今作为一名研究生,接触到了更多的同学和科研工作者,这种情况更是屡见不鲜。有的人记忆力就是好、学知识就是有天赋,有的人就是不适合做科研却还要读博士(当然这可能涉及到另外一些社会原因)。其实道理是相近的吧,我们总认为天道酬勤,却忘记抬头看路,很多鸡汤都在鼓励要自己和自己比,今天比昨天进步一点什么的,但作为大部分选拔性考试,却不是在和自己过去比,而是在与别人比,或者说在与某个平均水平比,学习是个很漫长的过程,没有通用技巧,所以把自己关起来埋头苦干,不一定就能收获丰硕。再说到天赋,我想大部分人考个211以上院校的天赋应该都是有的,只是看个人愿不愿意,毕竟念个好大学多少算个捷径。

分文理科时我选择了理科,现在我会觉得有点后悔没读文科,还辜负张燕华老师的劝说。但那时我还挺荣幸,因为新的生物老师杨文华老师居然认识我。那两年杨老师刚刚生了孩子,却还是为整个班级的生物成绩尽心尽力,一直鼓励我们,生物虽然才72分,却真是丢不起的。那两年我对生物的投入多于化学不少,没记错的话,高考后对答案我的生物成绩应该是满分,没别的套路,不懂就问老师问同学(我们班生物课代表特牛),认真完成作业(虽然真不少),好好听老师讲真题和知识点。我真的特别感激杨老师,虽然这个感谢时别多年,希望老师还记得有我这样一个学生。我们班主任王宏瑜老师语文教学经验很丰富,分班后第一次语文测试我得115分,其实还略沾沾自喜,但下课王老师在走廊上跟我说这个分数太低了,要尽量向130+看齐啊,“WHAT??!!”我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事实证明,语文性价比还是挺高的,写作文像写情书一样真情,做阅读像看段子一样略带套路,另外,善背古诗古文可是撩妹利器哦。但是,具体执行还是要谨遵师训,我的个人心得只供参考。最后,取乎其上得夫其中,我高考语文成绩应该是125左右吧,很一般。重要的是,王老师课上讲的很多文学趣事和受其影响阅读了的书籍却成了我一名工科女和一堆工科男的饭桌谈资,无颜值还无文化是容易遭人嫌弃的。如果一个老师能把他的经历多少传授给学生一些,学生也配合多少接受到一些的话,其实学生能少走很多弯路;当然有些弯路,不得不走,且在必要时,还得会另辟蹊径。云附不乏高明的老师,亦不缺机灵的学生。想我那届高考上600分的同学屈指可数,而现在的星耀校区,却正是璀璨!

我不算高考的成功者,当然远不是失败者。值此母校校庆之际,欲对伴我三年的学校、老师、同学道声谢谢。宿舍熄灯后你们夜话的笑声,德育处老师严厉的敲门训话,影响班级流动红旗的负罪感和同学们的原谅,念念不忘的食堂美味,都是一生中弥足珍贵的回忆。高中和高考真的很刻骨铭心,时至今日我还时常梦见考数学不会做而后被惊醒,当年可能是当了个假的数学科代表,不过黄波老师的关照却是真的。其次,我也想跟老师们道声对不起,高中毕业后我基本和老师们没再聚过,疏于联系,很想当面言谢,也期待有机会与你们的重逢!

祝母校生日快乐,星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