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言语

文章缘起:

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许多网络语言被大量移植到现实生活中,不少中小学生在写作文时也开始使用网络语言。诸如GG(哥哥)、MM(妹妹)、偶(我)、美眉(女孩子)、打PP(打屁股)、拍砖(批评、点评)、菜鸟(新手)、油墨(幽默)、果酱(过奖)、抓狂(受不了刺激而行为失常)之类的网络语言通过学生的作文进入了教师的视野。中小学生该不该使用网络语言,教育界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反对者认为,网络语言对汉语是一种污染,是小团体为了交流方便,根据自己的爱好编造出来的一种“语言”。赞成者认为,汉语本来就是不断变化的,坦然地接受这种变化,是对汉语发展规律的一种尊重。以上两种观点,哪一种更为合理?

古今言语

 

言语,不仅是交流的介质,更是承载民族文明沉淀的重要一物。语言之于民族文化,便如六月息之于鲲鹏,只有用恰当的“息”,方可将文化之大鹏送上九万里之空。言语的传承与发展的重要,可见一斑。

 

雅致为体

放眼各式古文、诗词曲中,各式精巧之文辞结构、音韵设计层出不穷,辞藻或华丽或清雅,无不使人如沐香兰,心神畅然。然而最近走红网络的一篇古时《休妻书》亦因其婉转而广为流传。休妻,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被离婚”,本应充斥着纠纷与苦恨的离散之事,在古人笔下竟使人觉得有雅而无怨,有悔而无恨。“一别两宽”、“重梳美髻”这样沉静的词充斥全书。在如此温婉风雅的词语中,毫无怨怼地追溯两人自饮合餐之酒到相看两厌,最后祝愿妻子早得良人。在这清雅真挚的书中,哀怨愤恨已无所觉,只余沉静的缅怀与淡淡的遗憾。实在叫人惊叹于语言之魅力。自此观之,中华的语言,深受其礼乐之影响,因此在传承与发展时,应使文雅、风致作其根,方可谓“文”。

 

创新为翼

去年,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的惊人发言迅速走红网络,面对媒体之采访,她说自己已用尽“洪荒之力”。该词来自当时热播的电视剧,而“洪荒”一词其实早已存在于古籍之中。这一古今结合的用法使我们看待运动员多了几分平易和亲近,也使观众意识到他们也有为“人”的一面,而不过分苛责她(他)们,认为她(他)们只应为最高荣誉而活。社会飞速发展,语言随之发展,这是不可逆的,但是其发展方向是可控的。在倡雅去俗的原则下,对言语大胆用新也未尝不可,只需防止其陷入低俗、恶趣的方面就行。

 

包容为进

一个有文化的人,必定具有一颗包容文化的广博之心。面对语言文化的千姿百态,只放生唯一一种,而对其他一棒子打死的做法显然欠妥。以包容的眼光看,古典之致与现世之雅并非全无交融机械分裂的。汉语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新样态。网络语言的能不能用,关键在于取精去粕,只要“不流俗”,其实不失是新的语言文化形式。但是,还要注意绝不可只将这样的“快速”文化作为作为语言的支柱,否则语言文化的传承将倾覆于社会发展的洪波之中。包容新近文化,且不忘却语言之基,才是发展的正道。

 

望国人之言即可雅咏春秋又能朴叙日常;

望国人之思既存华夏传统又容国际礼仪;

望国语之路既承“阳春白雪”也化“下里巴人”。

古今言语,共成文明之大成。继承古代之精,结合时代之魄,才可承载中华文明飞向更远之处。

撰稿人:范李林

供稿班级:2015级高二理1班

指导教师:马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