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永不灭——云大附中清明烈士缅怀活动暨思想报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一个怀念故人的时节,也是一个缅怀先烈的时节。

2018年4月9日,我校举办了云大附中缅怀先烈的活动,我作为青马社成员有幸参与其中。当日天朗气清,全校师生整齐着装,胸前佩戴着白花。站在队伍前列的,是各年级的学生代表,他们站在花圈两侧,神情肃穆。

升旗仪式过后,活动正式开始。学校副书记赵毅老师向我们介绍了抗日期间我校师生的英勇事迹,让人钦佩。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孙兰英烈士。

孙兰英,1927年6月生于昆明。在哥哥姐姐的影响下,倾向进步,并下定决心,要像丹娘一样,为革命献出自己的一切。在中学时,她积极参加爱国民主运动。在”一二·一”运动中,她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民主青年同盟。之后,她又参加了”助学运动”、反饥饿反迫害的”人权保障运动”和反对美帝扶植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七·一五”运动。1948年4月,孙兰英加入中国共产党。”七·一五”运动后,孙兰英被派往易门县工作。1948年11月22日,易门上定乡暴发武装起义后,她迅速赶往上定乡,加强起义武装的领导工作。她指挥起义部队连续打败了易门和禄丰两个县的常备队。在与敌二十六军工兵营战斗中,因敌我力量悬殊,为保存力量,她召集会议,决定大部分人员投奔滇中游击队主力,一部分人员留下来坚持斗争。同志们考虑到她已暴露,要求她也到滇中游击队时,她婉言谢绝了,坚定地说:“我是共产党员,没有上级党组织的决定和命令,我死也不能离开易门,要留下坚持斗争。只要求你们把易门的情况向党组织汇报,请求指示。”

12月8日,由于叛徒出卖,孙兰英被捕。敌人将她倒吊在屋梁上,对她进行残酷野蛮的审讯:“谁派你来的? ”“我自己。”“来干什么? ” “来教书,找同学,当人民的长工。”“你的同党是哪些? ”“全中国人民都是我的同党,到处都是我们的同志。”“学校的老师哪些是共产党? ”“我是共产党,其他我不知道。”“游击队在哪里? ”“在自己的岗位上。”“你为什么当土匪? ”“我没有抢老百姓、没有杀老百姓,我不是土匪。”敌人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孙兰英对答如流,敌人气急败坏,边问边抽打孙兰英。在一无所获后,刽子手将孙兰英的衣服撕下,用烧红的枪通条烙烫她的背部、乳房、嘴唇和下身。孙兰英咬紧牙关,直至昏死。第二天,敌人用高官厚禄诱劝她投降,她始终未暴露组织。敌人要她写”悔过书”,她在纸上写满了”孙兰英”3个字。敌人恼羞成怒,用削尖的竹钉钉在她的手指上,她痛得汗如雨下,仍紧闭双唇,再次昏死过去。敌人曾把她押到刑场联杀,曾对她施于电刑,她昏死数次醒来后,面对敌人的反复审讯,她掷地有声地说:我没有什么可说的。要杀要砍任你们了,以后人民会讨还血债,你们的日子不会长了。整整三天三夜,孙兰英一次一次地昏死过去,又一次一次地被敌人用冷水浇醒。她已被折磨得满身是伤,奄奄一息,烧焦的皮肤流着血水,有的已经化脓,肿胀的十指完全粘在一起,身体极度虚弱。但是,共产党员的崇高信念和坚强意志支持着她继续斗争。12月18日,孙兰英就义时年仅21岁。

这是多么顽强的意念!随历经折磨,但仍不背叛组织,这样的忠诚和决心是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的。身躯虽已亡,英魂永不灭。同样作为云附学子的我,为孙兰英烈士而自豪,为我的母校而自豪。我将怀揣着这份信仰与决心,不畏艰险,砥砺前行!

供稿部门:团委、德育处、高三年级组

供稿人:钟琳

指导教师:李青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