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校教师王婷婷参加“全国中小学教师读写比赛”获奖文选

https://www.ydfzxy.com   2018年09月06日   云大附中星耀校区

去年十月,我校接上级通知组织本校区教师参加了“首届全国中小学教师读写大赛”,近期,评选结果尘埃落定。经过层层选拔,我校两位教师的文章从近10万份稿件中脱颖而出,分别是王婷婷老师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和曹丽宁老师的《三品<聊斋>》,均获全国二等奖!

大赛总共设一等奖16名,二等奖40名,没有三等奖,可以说获奖几率非常低。而这两位年轻教师,是云南省唯一获奖的两位老师,可喜可贺,实属不易!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王婷婷

云大附中星耀校区  初中语文教师

近期在给学生讲授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时,偶然间见其自为《墓志铭》。他自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不禁想起屈原的《涉江》中自陈:“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我认为可把它们看作对自己志行高洁,不与众同的写照,也可看作对往日荣耀奢华的日子的一种怀念,表达了他们国破之后幻灭的感觉。我不禁想:屈原、张岱同为失去故国的爱国遗民,张岱为何没有选择投湖自尽,以身殉国呢?

也许我实不该如此发问,还是禁不住跨越时空,在冬日的夜晚,希望能立于汨罗江边的屈原身旁,化作送张岱至湖心亭的舟子,寻因一二,自解疑惑罢了。

屈原虽出身贵族,却自幼同情贫苦人民,深受人民爱戴。才能卓著,身居高位,想要用变法来拯救国家危亡,却触犯楚国贵族利益,两次被谤见逐。在《哀郢》中他记述了人民离散流亡,前途渺茫的他只能“心絓结而不解兮,思蹇产而不释。”,无能为力对这样的一位爱国诗人来说,打击是致命的。离都9年的他将国家危亡的原因归于自己想要为国效力却不被信任,国君亲小人,远贤臣。

芳草诗人屈原,一心为国,被流放独居山中,人生已了无生趣。但他不可能改变自己:“吾不能变心以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让他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回归祖国吧!我仿佛看见他“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地慢慢地顺着沅江,向长沙走去。回楚都已不可能,远游、求贤又不成,我想他觉得除了自沉汨罗江,别无选择了吧。于是他借《怀沙》表达了自己希冀以自身的死亡来震撼民心、激励君主,唤起君民的觉醒。终究身死、国灭、梦破,却成就了他一代贤臣,爱国赤子的美名。

而张岱出身书香门第,却屡考科举不中。国破之后,他曾深入地参与了很多反清复明的活动,但最后发现自己在那个“见不得光”的小朝廷中他还是会被人说成无功名、无能的纨绔子弟。努力过的他愤然离开。

50岁见证改朝换代,最后才发现这和满洲的铁骑无关,和李自成的义旗无关,明灭清立倒是是历史的必然,是尘埃落定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于是他融身于山水,痴迷文字,致力于编撰《石匮书》、《石匮书后集》,文章写得真实客观,任性磊落,跌宕流转。这也是晚明文人名士标榜清高,避世脱俗的一种方式。他用文字关注着人民,却又慢慢地将对故国的哀伤化作不着痕迹的轻叹。有人说他没心没肺,终究梦破之后真的想开了,所以他才能成为明灭遗老奇男子中寿命最长的一个。

人不能选择如何投身于世,却可以选择何时,用何种方式离开。无论怎么选择,我们都应表示尊重。生于乱世,国破身死,谓之忠烈。将细若尘埃的我们放在苍茫宇宙之中,朝代更替,人生短暂,终有一死亦是颠簸不破的真理。选择活下来,淡泊名利,著书立说,说真话,记实事。用更彻底的反省去启发民族的新生,张岱会被历史的尘埃埋葬,但仍会名留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