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亦有道,潇洒砥砺行 ——从苏轼《定风波》看儒家经典中的“进取之道”

https://www.ydfzxy.com   2018年11月06日   云大附中星耀校区

《宋史·苏东坡传》记载,宋神宗元丰二年,御史何正臣进言弹劾苏轼,奏苏轼于《湖州谢上表》中,暗讥朝政,为臣无伦;前御史李定也责难苏轼有四大可废之罪。案件一由监察史告发,便依宋律在御史台狱受审。随之,苏轼罪论成立,被捕入狱,贬谪南下。然而,正是这一场政治风波,锻造出一位惊世骇俗的文艺天才,儒家道者。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常言道:“诗酒流连。”隔着朦胧酒意去看酣畅的生命,似也被酿成了万古豪情,清浊浓淡折射的都是世事沧桑。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轼酒后出行、行中酒意,便是一抹心中快意、砥砺中的满腔热血,有上善若水的隽永。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起笔便是醉后的豪迈侠语。雨骤风狂,林木萧瑟的动态感与声音质感瞬间跃然纸上,一把江湖侠客快意恩仇的倚天长剑骤然直拔出鞘。竹杖芒鞋,顶风冲雨,从容前行。“轻胜马”是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与豪迈。纵然是“一蓑烟雨”,也可逍遥平生。常言春雨润物,七尺男儿何须为此忧?挥袖,但笑友人顾虑多,小曲几首伴前行。

何必在意那风风雨雨呢?在徐行中快意吟啸,风发意气从荡涤环宇。纵人生坎坷难行,“快意之道”,尽在本心无愧,无畏一切、向雨而生。

风雨停息,已而晴也,山头斜照却相迎。此时此刻,细听穿林打叶声,是何等的妙趣!春风拂面,草香几缕,寒气佐伴,唤我酒醒!

正如《老子》中谈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在道家学说里,水为至善至美、可微可巨,亦柔亦刚。人生之道,莫过于一种回归自然,天人合一,宁静超然的大彻大悟,秉持初心,砥砺前行。“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情怀并不是放任虚度,“长提一痕,湖心亭一点,余舟一芥”的意趣也并非自我放逐。于风雨中坦然,于坦然中砥砺,于砥砺中面朝春光,方为智者的选择。相信春风、朝阳终会有,一览众山小的梦想终会实现。苏轼文词中的“砥砺之道”便在于此。

由此看来,备受儒家正统观念影响的文人,也深谙道家的灵魂啊。这便是苏轼的伟大,中华传统文化的伟大,更是人生的伟大。

心存天地环宇,身经世事沧桑。

问汝平生功业,诗酒大道春光。

 

供稿部门:德育处、初三5班

撰稿人:王昕

指导教师: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