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之绚烂

蝉鸣黄叶之际,夏花初绽之时,看似平静的校园却内藏玄机。

     于微凉的暮色之中,斜阳浅照映云霞,渲染了星耀苍穹。缕缕霞光射进了万众瞩目的报告厅,又从容地落到桌角,落到帘上,落到窗边之人的目光里。那凝眸如望秋月的目光之中,藏着几许桃夭。似待春风至,灼灼显其华。

     我,是一个观者,一个看客。如今这般场景,倒是令我不由凝眉:不似以往谈笑宴,曲终而人尽散;亦不若从前故事会,说书人唱罢风月情亦罢。这剧,这角,俱为经典。演绎经典,是今宵主题。且看这剧:

“年老昏聩李尔王,二分土地逐女亡。

儿女无情如蛇蝎,庶子有意似毒狼。

耿直忠言虽逆耳,苦口灵药却利量。

深藏未露奸与诈,一番风雨显其详。”

“波澜平静北西洋,豪轮喷烟欲起航。

只惜天公不作美,却怜凡子未识殇。

抛世弃俗终相爱,死别生离始断肠。

壁画重现经年后,何人知晓此情伤。”

“晚宴重楼初相遇,便教此生长相与。

笙歌谢后人散尽,庭院幽会心相许。

家仇族恨皆抛下,情深难辨是非局。

何谓世间只多情?一生只为一人栖。”

………………

     台下观众皆掌声一片,无不赞叹这设计新颖演技精绝。眼角尚存泪迹,为爱舍生相与一幕,着实动人心扉。仿佛回到了当年的电影院里,年幼童稚的我还不懂剧中人异样的眼光,不懂何为阶级(社会的现实贫富的差距),更不懂何为爱情。经年回忆拼凑,终是看懂了这人世间至美之情。

    “爱情”“生死”本就是世间永恒的主题,名作经典亦从中诞生。千百年来,四海之内,八荒之中,人烟存其存,人烟灭其灭,烟火浓重之地,便是百家争鸣之际。追溯戏剧背景,总伴随着压迫与不满,偏见与傲慢。等级、金钱、权势笼罩着那个年代,那个世纪,那几代人,人性美好光辉的一面似乎也被淹没,也被否定。但总有那么一些人,凭借着浪漫与理性之思,手握如椽大笔,墨洒纸卷牛皮,抒写着人间故事,世道沧桑。点亮了那个黑暗世纪里文坛的一盏灯,更用这灯照亮了迷途的人的心灵。

    “生如夏花之绚烂”是著名诗人泰戈尔的一句哲言。人应生如夏花,因为生命短暂流光易逝;人应生如夏花,因为宇宙太大人太渺小;人应生如夏花!因为万物会变真理永恒,思想才是这世间的主宰。

正值青春年华,于舞台中央演绎人生百态,是谓生如夏花;于课桌上落笔千山挥毫长川,不负流光力追梦,是谓生如夏花;于年少,趁这轻狂之势,丰富自身阅历,提高自身能力,为心中所爱开辟另一方天地,方为不负年华,生如夏花!

供稿部门:2021级高一(8)班

供稿人:杨海琳

指导教师:蔡莹

云大附一小 云大附一小